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世界奇闻 > 寻找黑龙江有故事的坟墓 聆听诡秘传说

寻找黑龙江有故事的坟墓 聆听诡秘传说

时间:2021-04-06 09:33:37 作者:迷迷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绥化四方台公主坟

u=1728997563,2220245386&fm=26&gp=0.jpg

  公主坟是金代文化遗址,是金国公主民间传说的物证。具体指一座巨大的圆形土丘,位于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四方台镇呼兰河北岸,绥北铁路东侧,碑文清晰。

  1994年,人们为四方台下的公主坟立了碑,在公主坟的碑文上这样写到:公主坟传说是金兀术九妹的坟墓,传说种种,扑朔迷离,其土“谁动谁死”更是匪夷所思。四方台,流传着一种习俗:将红丝带绑在四方台的老榆树上,据说可以得到幸福平安,一根根的红丝带,寄托着当地人对美妮公主的崇拜与追思。据考证,公主坟下是长年冻土,不适合修铁路。挖坟便死人说是巧合,但诅咒流传至今。因为土丘是金兀术妹妹美妮公主的坟墓,雄鹰常旋。

  公主坟四周的土地都早已被开垦成为耕地,产生了众多诡秘的传说,日本人修呼海铁路绕行、当地人说是金兀术的妹妹的坟墓、专家说是自然形成的土丘。东北平原上,留存着数量众多的四方型土台,来历与用途扑簌迷离。绥化四方台据说是金兀术的点将台。探察显示,确是人工堆砌土台。曾出土铁剑(大量铁器,说明金代生产力发展水平很高)和碳化稻谷,是驻兵与储粮建筑,与金宋战争关联。金兀术其妹封地金代八里城,史料考证是肇州城-为军事重镇。因此,公主坟一带必然存在金国活动的国家力量。

  公主坟,曾现古钱币——崇宁通宝,是宋徽宗时期的流通币。徽、钦被金国掳去祭祖。北宋“靖康之难”,后妃宫嫔、金银财宝、能工巧匠、文化典籍等被押运至金上京。中原文化传播到了东北,而金国对中原文化也进行了吸收。崇宁通宝,似乎在暗示着历史深处更多的玄机。学者邢海珍先生曰:“公主坟,已形成一种深入民间的文化特征,其源头与黑土地上生活着的先民有渊源,起流传与迁徙到东北的中原人,带来的中原文化有内在的约定俗成。”

  大庆清代寿山将军墓

u=1897533835,3075940785&fm=26&gp=0.jpg

  寿山将军墓位于大庆杜尔伯特南,林肇公路71公里处,为纪念一代抗日、抗俄爱国名将袁寿山将军而建立。

  满清末期,世乱时艰,国内朝纲大坏,列强虎视眈眈。1900年7月,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沙俄除参加联军的共同行动外,还以保护中东铁路为借口,悍然出动17万军队,分六路进犯东北,直逼黑龙江。

  1900年8月26日,俄寇兵临齐齐哈尔城下,欲见寿山将军。寿山耻堕敌手,有辱国威,誓死不降,寿山“即料理身后事,核库储,检文牍,将王命、旗牌、印信等事,悉派兵贲送副都统萨公(萨保)。从容条议,手其《遗疏》。肫肫以修内政、御外侮、设民官、开荒务为请。”后设香案,冠朝服,“望阙叩辞,伏地长号,神魂飞越,无任瞻恋,哀迫之至。”即从容卧柩中,暗服鸦片被灌救,吞金不能速死,命其子袁庆恩上前补枪,儿子不忍,跪求卫士以枪击之,卫士强忍举枪,手颤机动,弹中小腹,未死;再呼,击及胸,仍不死;更厉声大呼,卫士含泪再击,气始绝,时年四十一岁。

  有人说,南有林则徐,北有袁寿山,一个是民族英雄,一个是抗击沙俄名将,都是清末不多见的爱国志士,都在保家卫国、抵御外侮的斗争中,留下了彪炳青史、永不磨灭的一笔。《清史稿·传论》载:“俄兵之侵龙江也,乘隙以进,唯寿山拒之。固知必不能胜,誓以一死报耳……虽已无救大局,而至死不屈,外人亦为之夺气,何其壮哉!”

  寿山殉节后,幕僚于驷兴携袁庆恩将灵柩送至杜尔伯特贝子府寿山内兄处,后即安葬于此。如今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寿山度假村已成为一处远近闻名的旅游胜地。

       齐齐哈尔托苏将军墓

u=2860891917,3151749764&fm=26&gp=0.jpg

  托苏将军墓上村和下村左后方的山头叫朋山岭,也叫将军山,因为山下有一座清朝将军的坟墓。将军名叫苏明良,清朝雍正年间一品大官,曾任福建陆路提督。根据其墓志铭得知,苏将军也曾经跟随施琅攻克台湾。苏将军的坟墓距离上村不远的龙眼林里。至于为什么苏将军埋葬于此。据说因为朋山岭风水好。同时也因为其形状象狮子头。现今,苏将军的坟墓已经不完整,但还可以从附近零落的坟墓窥见一般。

妓女坟

  漠河县胭脂沟妓女坟

u=3766479779,105687044&fm=26&gp=.jpg

  漠河县的“胭脂沟”是闻名遐迩的采金胜地,每每说到胭脂沟,就不得不提到当年庞大的妓女群体和著名景点妓女坟。

  据历史记载和野史所传,当年老沟金矿最鼎盛时期矿工多达五六万人,而且清一色是男性。于是,众多的中外妓院便应运而生,当时包括老金沟在内,金矿的妓院总数超过了200家,仅日本妓院就有川本楼、小岛楼等27家,俄罗斯妓院更多达34家,几个矿区中外妓女多达上千人。据说,当年众多妓女卸装后用老金沟的河水洗脸,致使水面漂浮了一层胭脂水粉,香飘数里之外,这也成为“胭脂沟”名字由来的另一种说法。

  毫无疑问,这些女子也是来淘金的,只不过淘的是男人们口袋里的金钱。胭脂沟的妓女,当时深得李金镛的同情,金矿总督办李金镛充分肯定了这些风尘女子对于金矿的发展、维系人员稳定起的重要作用。要求每一个人善待她们,她们也是人,如果不是生活所逼也不会走上这样的道路,李金镛对她们的处境深感同情,最深得人心的是明令各院,凡有要求从良者不准阻拦,还要隆重迎娶。据记载,当时这批女子在胭脂沟的地位,是很超然的,她们是被捧着生活的。

  然而,妓女到底是一个可悲的群体。从某种意义上说,她们是男权社会最可怜的牺牲品,胭脂沟的妓女们是为黄金而来,但可悲的是她们并没有走出这大山,没有带走一丁点的黄金,而只能永远的沉睡在这荒凉、孤寂的大山中,一个个悲凉的坟冢构成了如今的妓女坟。

  这是一块真正的墓地,坟地野花点点,青草寂寂,陪伴着更加孤寂的坟墓。偶尔还能看到一两块白骨,让人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相关文章

.

世界奇闻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