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未解之谜网

未解之谜与世界之最,猎奇文章

首页 > 猎奇档案 >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幽黄昏迷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幽黄昏迷

时间:2015-10-29 09:17:25 作者:超人 来源:51区未解之谜网 手机阅读

我的家境并不富裕。虽然奖学金让我可以上大学,但全部的生活费都得靠自己打工挣。打工当然兼了数个,不在学校的时间全都花在打工上了。很多人对大学都抱有一种玩乐至上的印象,而我就是那个例外的穷学生。

在数个打工之中,时薪最高的非居酒屋的打工莫属。但由于我只是任职于厨房的杂工,所以薪水并没有想像中的高。即使如此我还是得在打烊后处里完各种事宜才能回家,所以总是只能搭末班车。一旦到了繁忙期,错过末班车在店里睡一晚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居酒屋的打工就是这么劳累的工作。

那天我和往常一样,在结束居酒屋的打工之后乘上末班车的最后一节车厢。由于是小城市的末班车,车上的人数屈指可数。我悠闲地坐在位子闭上眼睛,不久就打起盹来。叩咚、叩咚、叩咚,车辆沿线发出规律的声响使人昏昏欲睡。我沉沉的睡去了。我睡了多久呢。匡咚,电车大力摇晃的声响吵醒了我。我惊惶的看了一下时钟,不知何时已经过了三十多分钟了。

坐过头了,我望向窗外后终于察觉了异状。明明是大半夜的,为什么窗外的景色却被夕阳染上了一片橘红。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田园风光。那瞬间我还以为是我在作梦。可是看了看手表,已经停止不动了;打开手机,理所当然这里收不到信号。

“到底怎么了啊这是“

我脑袋一片混乱,总之先从座位上站起了身。这里除了我一个人也没有。我的背脊微微颤抖着走向前面的车厢查看,结果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乘客。我将视线移往窗外,还是老样子都是田园的景色。看着地平线彼方的山峦、风景不断的往身后流逝。

我想说问问车长看看好了便往车长室里头窥探,不过那里只有穿着车长服的某个东西站着一动也不动。我突然感到有些害怕,连忙逃离最前面的车厢往后头跑去。我在车厢内四处搜寻告示板,终于发现了路线图。目前的首要目标是要确认自己现在到底身在何处。但写在上面的站名我一个也没看过。

站名从右手边看来分别是“晓““尼之原““如月““东云““沼之渊““西野宫““百日红““山王““牡马崎前“。到底这列车要驶到哪里去呢,我完全猜不出来。不过要是这路线图是正确的话,那个叫“牡马崎前“的站就是终点站吧。总之现在有什么想问的也只能在某个站下车后再问了。只要问这里是哪里就行了。

俄顷,电车放慢了速度。我虽然期待着或许会有广播,但果然事与愿违、什么广播也无。终于电车完全停下来了。我从打开的门探头出去,观察着月台的模样。古旧的车站月台上写着“牡马崎前“,看来

这就是终点站了。没办法只能下车了,踏上月台后我听见有个声音从遥远的彼方传来。

“太鼓的鼓声吗?“

在夕阳的渲染下,木造车站建筑显得相当古老。电灯也看起来破破旧旧的,仔细一看发现那竟是瓦斯灯。

“简直就像大正时代啊!“

我穿过月台的天桥进入车站中。夕阳的余晖让站内充满了炫目的光芒,空气里却弥漫着一股寂寞的氛围。四处都种著彼岸花,“故乡*“的旋律从看似是老古董的音响中断断续续地流泄而出。这么说来,我手中没有车票。我应该是要有在原本上车的车站买的车票才对,但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那张票。

向站员说明这个情况吧,我这么想着。急急忙忙地赶往剪票口,可那里却没有任何站员的身影。我敲敲职员室的门等待回应,但怎么等都等不到有人应门。下定决心把门打开,看来是事务所的房间里什么人也没有。但里头的样子却像是到刚刚为止还有谁在工作,烟灰缸里的烟蒂还冒出一缕烟丝、换气扇仍自顾自的旋转着。收音机发出闹耳的杂音,桌上还放着包包,感觉是有谁正准备要回家的样子。

“那个!请问有谁在吗!“

我试着提高音量,没有人回应。

想说那借个电话吧,眼睛扫了一圈发现每张桌上都有一台一模一样的黑色电话。于是我拿起了离我最近的电话话筒,总之先打回家吧。虽然我手机里也有朋友的电话,但总觉得现在该打给父母。

嘟-嘟-嘟-的声音持续了一会儿,总算接通了。

“啊,喂喂!“

“喂,请问是哪位呢?“

是妈妈的声音。真的通了啊,完全放下心来的我当场双膝着地。

“喂喂,是妈妈吗?是我喔,OO。“

瞬间我听见话筒另一端的母亲倒抽了一口气。

“……难不成是OO?“

“啊啊是我。我莫名其妙跑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孩子的爹!是OO!OO打电话来了!快点!你快点过来啊!“

我被妈妈惊慌失措的口气吓了一跳。我记忆里的母亲是个严肃的人,平常波澜不惊的她应该不会如此展现她的情绪才对。

“OO!拜托不要挂断电话!马上就换爸爸听了!不要挂喔!“

我来,爸爸带着怒意的声音逼近。

“喂喂!OO吗!“

“嗯、嗯,是我。怎么、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才是跑到哪里去野了!你知道你给多少人添麻烦了吗!“

我不懂,完全摸不着头绪。他到底是再说什么呢。

“没啊,我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是坐上不同的电车了。现在已经抵达终点站了,但我完全搞不清这是哪里。“

“总之你快给我回来。大家都在…“

啪擦,声音断掉了。

嘟、嘟、嘟的声音持续着,话筒里猝然传出了“故乡“的旋律。

“呜哇!“

过大的音量使我不由得别过脸去。从听筒里不断冒出支离破碎的“故乡“的旋律惹的我心里发毛,连忙将话筒摔回电话上。我本想再打一次电话,但实在有些害怕就放弃了。心中也暗自觉得或许已经打不通了吧。再者我也很怕要是这电话接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去,那我该如何是好。

我离开了职员室,穿越了无人的剪票口。逃票使我有些良心不安,于是我抬头看看价目表,上面却写了我无法理解的东西。单位并不是円,是以钱来表示。例如说从“晓“到“西之宫“站是七十钱,依此类推。

这里到底是哪里啊。我试图让混乱得发热的脑袋冷静冷静,不安的踏着蹒跚的步伐离开了车站。我是在哪里迷了路啊。离开车站四处乱走,边仔细寻找着有没有能解开这谜团的线索。总觉得这里和我原本的世界似乎有什么不同。特别是这边的时间明显错乱,不管过了多久夕阳都还没西沉、一直维持在黄昏。好奇怪啊,这么想着便看向天空,却发现太阳也好云也好都定在那里没有移动分毫。

而且我的手表不知怎地指针再也没有往前走过。不像是没电,应该说是它自个停下来的。这路完全没有整修过,沿路也没见着任何一盏路灯。连车站以外的建筑或是民宅都没有,映入眼帘的净是田还有远方的森林。我彷徨无助的站在田埂上遥望着那无意逝去的晚霞。我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于是仰头看看天空,那里出现了一轮明月高挂天边。从远方传来的“故乡“的旋律扰得我心头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现在我晓得毫无目标的四处徘回到底有多痛苦了。不久我的脚步逐渐停滞,在田埂上蹲下身停止了动作。手表不会走、太阳也不西沉,到这里已经经过了多久的时间呢,我完全无法想像。可我一点也不觉得饿或渴,只有一股疲倦感缠绕我周身。就这样闭上眼睛睡去的话,是不是就能从这恶梦中醒来呢。我不是搭上了那末班车,正在回家的途中吗。这是恶梦吧。虽然这样催眠着自己,但眼前的光景不断提醒我这是现实。

“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突然我察觉到身后有气息,一转头不禁发出了声悲鸣。那里不知何时站了两个娇小的孩子。应该是两个女孩,她们身着麻衣、不知为何戴着狐狸面具。那是能在庙会上能见到的那种诡异的纸制面具。河童般的头覆着狐狸面具,这奇怪的样子使我不由得蹙紧了眉头。

“怎、怎么了?“

两个孩子不发一语,只是盯着我的脸直瞧。应该是附近人家的孩子吧。

“那个、你们是哪里来的啊?“

两人没有回应,完全无法猜想面具后方是怎样的表情。

“能不能告诉我这里到底是哪里呢,我好像迷路了“

然后两人拉住我的手。

我虽然吓了一跳,但看样子她们应该是要帮我带路吧。老是杵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就任她们拉着我前进了。她们带我走向森林那边。此时我感觉离那远方的太鼓声越来越近,还有笛声跟歌声传入耳中。

“是有祭典吗?“

我问道,两人点点头后继续连拖带拉的带我接近那声音的方向。来到山脚下后有个奇形怪状的鸟居出现在眼前。普通的鸟居应该要是垂直的两根柱子加上上方两根横梁的模样,可这鸟居却很奇怪。连接两根垂直大柱的不是横梁,而是用麻绳五花大绑的,简直就跟蜘蛛网一样让人感到很是诡谲。

穿过鸟居,紧接着的是绵延直上的陡峭石阶。我的手被两人拉着,喘着大气一阶阶的努力往上爬。即使是对体力很有自信的我,爬这陡坡也是弄得气息紊乱、上气不接下气。孩子们没有出言催促,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抱歉,让我休息一下“

我一屁股坐在石阶上,耳里听得祭典的伴奏由上面传来。从石阶上看出去的风景十分美丽,在不变的夕日下有着一望无际的田野,溢满水的稻田样镜子一般倒映着晚霞,美得炫目。夕阳从两旁的树丛缝隙洒落,蝉声不绝于耳。突然我的肩膀被拍了拍。回头一看,其中一名女孩递了个面具给我。是纸制的犬面面具,系着的绳子是为了让人绑上吧。

“是要我戴上吗?“

女孩点点头然后帮我戴上面具。虽然我不是第一次戴面具,不过这面具的视野出奇的狭窄,几乎只能看正前方。而且呼出的空气马上又会贴回脸上让人感觉十分不自在。

“谢谢,不过我还是不要戴好了“

我才想要取下面具,女孩却抓住了我的手。

不行,她简洁的说道。

“为什么?“

这里不戴面具是不行的,另一个人说了。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转念想想在这里还是遵从她们的话比较好。我再度起身,让她们拉着我的手继续走。她们是在帮我带路呢,还是要拐走我呢。奇怪的是我并不觉得恐惧。相反的,我隐隐觉得这里的景色有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不一会,长长的石阶终于到了尽头,前方豁然开朗。那里有一大群人围着高台跳着舞,台上有人敲打着太鼓、热热闹闹的奏出笛声。这是夏日祭典的景象啊。

而且在这里的每一个人脸上都覆着面具。不管男女老少,每个人都戴着动物模样的面具看不见脸。带我来到这里的两个人突然松手,钻入喧嚣的人群中消失了踪影。而我呆呆地从远方遥望祭典的景象。你啊是从哪里来的,背后突然有声音传来。我连忙回头,后方有一位身着和服的年长女性正看着我,她戴着鸟面面具。

“我搭上电车后不知不觉就到这里了。这里是哪里呢?“

女人咯咯的笑了,说了句奇怪的话:这里哪儿也不是。

“这地方就叫哪儿也不是吗?“

非也。应该要说这里哪儿也没有。

“我不懂。这里是哪里呢,是日本的哪个县?“

真是个死脑筋的人啊,她笑道。

“……我这是死了吗?“

我不禁吐出了我一直很在意的事情。难不成我是搭电车时遭遇了什么事故而身亡了吗,这里该不会就是天国吧。这些想法不断在脑中盘旋。

“这里是死后的世界吗“

老女士在面具后方的双眼眯了起来。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呢,她站起身,再度混入喧闹的人群之中隐去身形。到底这样待了多久呢。我一直呆坐着,愣愣的看着祭典的景象。戴着面具欢乐跳舞的人们、灯笼的微光、摇曳的火烛、撼动腑脏的太鼓声。对了。这是夏日祭典,盂兰盆舞。

这么说来我曾听过这么一说,本来盂兰盆舞是从那个世界归来的故人们跳的舞,为了不去区别生者和死者所以要带着面具跳舞。是这样啊,这里就是这样的地方。随着旋律起舞的模样好似在邀请我加入一般,不久我站起身加入了那个圈子。圈子里的每个人都欢迎我、悉心教导我舞步,我欢欣鼓舞的持续跳着。

戴面具的人们围成圈子。面具各式各样,谁都没有以真面目示人。当然我也一样。在跳舞的时候我有几个小发现。仔细一看便能察觉在舞动的人们模样各有所别。大部分都穿着旧式的和服,却也有少数人

是穿着现代服饰。人群中也混杂着明显不是人的生物,虽然有点惊讶,不过他们除了跳舞以外也没别的动作我也就不特别在意了。跳了一会儿,稍觉疲惫的我脱离了圈子回到放置背包的地方,却不见我的东西所在。

“这样有点困扰呢“

虽然嘴巴上这么说,但我其实不觉得这有什么困扰的,因为完全没有实感啊。我已经无法判断我到底待在这里多久了,时间的流动感十分怪异。包包里面有钱包和电话,不过这些东西在这里可派不上用场。这里不是什么也没有吗。我透过鸟居看着远边的山峦风光。满溢水的稻田反射夕阳余晖,将整个世界染上一片橘红。这美妙的光景让人叹为观止。这里是永远的逢魔时刻,黄昏。不论是谁都会这么说吧。

我试着回想原来世界的事,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只记得我好像很忙,老是被时间追着跑。各种繁杂的事情纷纷扰扰,美的事物一件也无。我心念一动,突然想要摘下面具,手便摸向脑后的绳子。不行噢,解开的话。在听到那声音的同时,绳子像是化掉一般松开了、犬面面俱从脸上滑落。我眼前瞬间一片漆黑,意识逐渐离我远去。

“……“

当我回过神来,我正孤零零地伫立在月台上。周围十分黑暗,还可以听见喧闹声从远处繁华的街巷传来。电灯一明一灭,告示牌上的站名若隐若现。我稍作思考,想起了这里是我当初的起始站。看来我总算是回来了。为什么呢,我思索着。不经意看到有人注意到我逐渐接近,是个年轻的男人。

“这位客人!你是从哪里进来的呢!这里已经关闭了喔!“

看来是站务员呢,我正想跟他说明事情的经过,却只能从口中发出破碎的只字片语,听起来就像长长的呻吟。我似乎忘记了如何讲话。

“这让我们很困扰呢,请快点出去吧。来,往这边喔“

我随着站员走着,感觉到一种强烈的违和感。这里和我认知的车站有哪里不一样,有种变大的感觉。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闻声而来的是个上年纪的站员,年轻的站员跟他说明似乎是我潜入了此处云云。不过年长的站员看望向我脸的瞬间脸色骤变。

“骗人的吧。这种事、怎么可能“

他飞也似的奔进职员室,拿了张陈旧的海报来到我面前。这上面放了张我的照片。

“果然没错,是本人。不过怎么会年纪看起来都没有增长?“

“坂崎先生,那是什么东西“

“这人就是那个传说在十二年前被神隐的人。大城,快叫警察。这可是件大事啊“

我摸不着头绪,被那个叫坂崎的人领到会客室。他拿了杯茶给我,可我喝入嘴里时我不由的吐了出来。想不起茶的味道,感觉很是恶心。

“你十二年前在电车里消失不见,只有监视器留下你的身影。这被认为是现代的神隐事件造成了大轰动呢。原来我是不相信的,不过你的脸居然跟十二年前照片上的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我心中一惊,看向会客室墙上的日历,发现的的确确已然过了十二年的岁月。但我一点真实感也无。

“警察马上就要到了,不过我可以问你一些东西吗。你到底跑去哪里了呢?“

我本想开口,却想起我已经忘了语言这种东西。该怎么说呢,应该是我忘掉了如何用嘴说话。想说用笔谈好了,就借了只笔想在纸上写字。

“什么啊这是?“

我是想要写日文的,不过纸上却排列着一串无法理解的东西。我疑惑的歪歪头,再写了一遍,可还是写不出文字模样的东西。

坂崎看着我这样,脸色逐渐铁青。

“已经可以了,这样勉强你真的很抱歉“

之后他就像是蚌壳一样紧闭着嘴巴,低头沉默了。时而他抬头偷看我,眼中流露出一股恐惧,像是在看什么怪物一样。我回到这个世界的事在社会上造成了大骚动。媒体连日来大肆报导关于我的新闻,还有自称灵能者的人擅自编出一套故事。能理解我的人一个也没有。

那之后我马上被警察给保护起来,他们判定我的精神状况并不稳定便把我送进了一间大医院。虽然我很想证明自己是正常的还参加了好几个考试,但不论怎么专注我就是无法写出文字,于他们给我贴上了异常的标签。入院后最先来见我的是警察官。两名自称是刑警的人向我问话,但我只能用点头或摇头来回答。过不了多久他们再也没来过了。

之后来的是我的父母,这却让我受到非常大的打击。奶奶已经过世了,父母也明显衰老。我终于理解到十二年的岁月是多么的漫长。我这人已经不属于这里了,在这里我就是个异类。父母表示他们一直都在找我,又问了我好些问题但我都无法回答。最后父亲恨恨地看着我说道。

“为什么你年纪完全没有变化啊“

这一句话才是对归来的我的真心话。之后我就拒绝跟他们会面了。而朋友们的反应也很类似。医院的医生跟辅导员在对我进行诊断和辅导的时候看起来都很恐惧。当然我不会暴走之类的,每次都只是发着呆而已。明明只会这样可他们都躲得远远的。比起被诊断出患有精神疾病的人,他们觉得我更为可怕。

浦岛太郎也是这种心情吗,这样一想就对他产生了一股亲近感。传说他开了箱子变成了一个老人,也有一说是变成了一只鹤远走高飞。我在想变成了鹤的浦岛太郎是否回到了那边去呢。我也想和他一样回去那边。这里实在太过纷乱静不下来啊。他们都带着刺、具有攻击性而且抗拒我的存在。

有一位年轻的医生建议我可以用绘画来表达我想传达的信息。这让我有点惊讶,不过医生们皆对这方法深表兴趣。这或许是我唯一能沟通的手段吧。我以画图的方式来回答医生的问题。不擅长绘画的我为了表现出那深深烙印在心头的美景,每天都画着那风景毫不嫌腻。我在笔记本上涂抹出我的思绪,并殷殷期盼着能回去那个地方。因为我在这里只是被当成异类,无处可归的忧愁狠狠刺痛了我。这种苦涩的心情就好似乡愁一般。想回去那边。因为这里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医师们希望我能回归社会,但我已经不能算是这里的人了。家人也好朋友也好社会也好,不管哪边都是用奇特的目光看待我。一种奇异的感觉朝我袭来,那简直可说是在这个社会里只有我身染的颜色与众不同。我已经不是这世界的居民了。我想回去。但我该怎么做?

连日来媒体都在用现代的神隐这新闻煽动大家的情绪。汲汲营营挖出我的过往并混入各种真真假假的遭遇,我就像丑角一般为了娱乐社会大众而进行滑稽的演出。一开始医生们并不想让我看电视,我向他们交换条件说这可以协助治疗,好不容易才得以收看。媒体的取材当然牵连到了家人,面对烦人的媒体双亲松口吐露:“他是被那边的东西取代了吧“。听到这句话我的泪水溃堤了,如果这是事实的话那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有天媒体提出了向我取材的请求。医生们虽然反对,但我坚持答应了下来。一点点也好,我希望媒体的注意力能转到我身上。来到医院的采访者们简直把我当成了动物园里的人气动物,明明没有获得许可镁光灯却闪个不停,明星们艺人们简直把我当笨蛋耍。他们的眼里流露出的不是胆怯,而是充满了好奇。

“你这十二年来都在哪里?“

“很闲吧—?你都做了些什么呢?“

“丧失记忆是真的吗?啊、你好像无法说话“

“不过啊年龄没有增长不是很幸运吗—“

总觉得他们和我根本是不同星球的生物。取材的其中一环是要进到一个无人的房间,单纯录我的样子而已。陪他们做实验罢了,这只是场闹剧。依那个男导演说的,之后会跟灵异影片合成变得很有趣。随他们去吧,我进到了房内。

这是个只有三坪大小的房间,里头只有铁柜跟镜子之类的东西,摆设很是单调。好像只要负责发呆就好了,可是有摄影机在拍,我怎样也静不下来。我愣愣的思考着为什么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有我该怎么回去呢,但我苦苦思索后还是得不出答案。这个世界啊,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

“好想回去“

我被喃喃自语的自己吓了一跳,这句话竟如此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突然似乎有东西落到榻榻米上。我回头,发现滚落在地的是那个犬面面具。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以发颤的手拿起了面具,恭恭敬敬地将之覆上脸庞,从远方似乎传来了若有似无的太鼓鼓声。

我把绳子绑紧,摇摇晃晃的站起身,鼻腔里充满了熟悉的气味。声音是从铁柜的方向传来的。鼓声渐渐放大、混合着蝉鸣,还有山野的味道。有谁正在呼唤着我。我打开铁柜,里头凝结着一片厚重的黑暗,充满整个柜子。 “故乡“的旋律从中轻泄而出。

欢迎回来。啊啊,是熟悉的声音。黑暗中浮出了两只白白的小手伸向我这,是那两个小女孩吧。我发出了声如释重负的呻吟。虽然激烈敲门声远远传入耳中,但我没有回头。

“啊啊,已经回来了喔!“

最后我望向摄影机。两人牵着我的手,一起没入黑暗之中。咿呀一声,背后的铁柜自己关上了。

相关文章

  • 诡异的夏柑树的神
    诡异的夏柑树的神
    这个有点不可思议的故事是父母告诉我的。距今二十五年前,他们调职到八丈岛*。(*日本伊豆群岛的一个岛屿,在本州东南方海面上,属于东京都。)员工宿舍(独栋房子)的院子里种......
  • 山里的妖怪
    山里的妖怪
    这是一个礼拜前的事情。我带女儿去兜风。开进了一条普通的山路,途中在个小餐馆吃饭。之后因女儿要求而开进一条没有铺过路的小路。虽然是女儿的意思,不过满有趣的,就......
  • 消失的门
    消失的门
    高中时代的诡异经验。因为太诡异了,所以我身边都没人相信,但这绝对是100%真实的经验。高二那年秋天。我读的高中对文化祭兴趣缺缺,但对体育祭倒是莫名热衷(不如说对啦......
  • 鬼屋探险经历
    鬼屋探险经历
    在我高中毕业之前一直住的那条街上,有一栋“鬼屋“。那是一栋位置比较偏郊区、有着大庭园的白色二层楼房子。房子差不多是在两年前盖起来的,一家四口住在里面。印象......
  • 祖父的死因
    祖父的死因
    这是从父亲那里听来的故事。大约30年前,父亲还自己从事烧炭的工作(真的就只是烧炭= =)。利用在山中的炭窑烧橡树或杉树制成木炭。烧一次炭要花费4天左右,父亲会住在......
  •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狱夜古市
    日本夜行堂奇谭系列:狱夜古市
    我曾在某个住宅区里头的一间小小的旧书店打工了一年左右。那间店的名字叫“獭祭堂“,是从獭祭鱼这个词来的。獭祭鱼的原意是指水獭会有将捕到的鱼摆成献祭的供品模......
  • 二手物
    二手物
    我的家啊,穷到不行,从来不曾买我想要的东西给我,穿的衣服也是邻居小孩的旧衣,点心也只有砂糖,但即使如此我还是有好好去上学,只是文具用品都是人家不要的就是了,从我......
  • 山荒
    山荒
    记得是小学四年级还五年级的暑假。爸妈感情变差,后来发生一些事,半个多月后我被带去爸爸的老家。爷爷奶奶对我都很温柔,所以并不觉得寂寞。特别是爷爷,很中意喜欢钓鱼......
  • 内S区
    内S区
    导读:这是件我自己亲身碰到的灵异事件,这虽然有点长,但是是真实的。地点在九州某处,我们先暂称为S区好了,但要谈的是跨越S区山后一个叫内S区的地方。现今已不叫“内“......
  • 棺材坡
    棺材坡
    这是在今年二月真实发生的事情(此篇故事为今年9/1发表的),我也是边回想边整理来打出这则故事的。今年我已经大四,不论是工作或是学业都已经搞定,为了考取汽车驾照,于......
  • 上帝的恶搞 澳洲北岭上空出现丁丁云
    上帝的恶搞 澳洲北岭上空出现丁丁云
    如果我说我看不懂,你相信吗?你是不是会经常抬起头看看天空,看看那一朵朵让人觉得心情舒畅的白云。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还可能会遇到一些形状奇特的白云,像马的,像小狗的......
  • 狼蛛:世界上最大的狼蛛 被它咬伤了该怎么办?
    狼蛛:世界上最大的狼蛛 被它咬伤了该怎么办?
    狼蛛是蜘蛛种类中体型最大的,据说最大的狼蛛可以长到30厘米左右,如此大的体型要是被咬伤一口的话,所释放出来的毒液是足以致命的,被狼蛛咬伤了也不要慌张,可以用火柴灼烧一下伤口...
  • 八歧大蛇简介 八岐大蛇的神话故事
    八歧大蛇简介 八岐大蛇的神话故事
    八歧大蛇是日本古代神话中的大蛇,长着8个头8个尾巴,做尽坏事好吃女孩和喝酒,最后被素戋呜尊使用美酒迷昏砍了全部8个头,还得到了日本著名的三剑之一的草雉剑。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 朱德孙子为什么枪毙?朱德孙子犯了什么罪?
    朱德孙子为什么枪毙?朱德孙子犯了什么罪?
    朱德孙子为什么枪毙?朱德孙子犯了什么罪?朱德的获罪的孙子当时(1983年)是天津市人民银行的行长,人长得漂亮,很讨女孩子们的喜欢。他的罪名是流氓罪,也就是现在的情人,小秘,二奶之类的说法,这在当时可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罪名。接下来跟着51区小编一起来了解吧!...
  • 专家解释灵魂出窍是怎么回事
    专家解释灵魂出窍是怎么回事
    灵魂出窍这个看似普通的词语,在人们各种离奇经验的渲染下,变得十分神秘。有很多人都说自己有过灵魂出窍的经历,可以看到自己的身体安静的躺在床上。小编十分好奇,看到......
  • 美国怪谈畸形秀原型双面人爱德华.莫德里克
    美国怪谈畸形秀原型双面人爱德华.莫德里克
    双面人爱德华.莫德里克(Edward Mordake)是19 世纪英国贵族的正统继承人,是一个非常聪明又有魅力的男人,他是一个学者,同时也是一个音乐家。他有一张非常帅气的脸,不过......
  • 科学家发明出可自我修复的活的混凝土
    科学家发明出可自我修复的活的混凝土
    混凝土是世界上最常见的建筑材料, 打从两千年前古罗马时期用来建造万神殿开始, 人类就不断想尝试让混凝土更加耐用些。不管多么小心地混合或者加强, 所有的混凝土......
  • 俄罗斯黑熊蹭痒秀热舞视频引网友围观
    俄罗斯黑熊蹭痒秀热舞视频引网友围观
    据外媒报道,日前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地区的科研人员用摄像机捕捉到了一段野生黑熊出没的视频,视频中这只黑熊还在树下毫无顾忌地“蹭痒”,搞笑动作如同在跳“热舞”......
  • 石头鱼:毒性极强善于伪装的鱼类 肉质鲜美多少钱一斤?
    石头鱼:毒性极强善于伪装的鱼类 肉质鲜美多少钱一斤?
    石头鱼,可以说是海洋中最丑的鱼类之一,不仅貌不惊人,甚至你都很难发现它在哪,喜欢躲在海底伪装成一块石头,这也是石头鱼名字的由来,别看貌不惊人却是一种毒性极强的鱼类,一般只有被...
  • 长了5个脚趾头的大萝卜你敢吃吗?
    长了5个脚趾头的大萝卜你敢吃吗?
    据《每日邮报》报导,这颗奇异的萝卜是在日本种植出来的,长有一个大脚趾和4个小脚趾,看起来就像一只胖乎乎的脚丫子。脚踝的部位是绿色的萝卜叶,这颗萝卜有30公分长,和......
.

猎奇档案

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

今日最新